台湾首位女性影帝陈亚兰:「当我在演出歌仔戏时,我知道我不能只是个演员」

歌仔戏小生出身的演员陈亚兰凭藉在《嘉庆君游台湾》里女扮男角获得第57届金钟奖戏剧节目男主角奖。(图片/《嘉庆君游台湾》提供)

今(2022)年第57届金钟奖入围名单中,歌仔戏(kua-á-hì)小生出身的演员陈亚兰成为演技奖项中的最大焦点:她凭藉《嘉庆君游台湾》中的嘉庆君(爱新觉罗永琰)入围并拿下「戏剧节目男主角奖」,成为台湾首位「女扮男」获得男主角奖的演员,表示其精湛演出与角色诠释超越了生理性别的限制。陈亚兰在20岁那年拜入歌仔戏国宝杨丽花门下,师父对她说:「小生要练到40岁後才稳定。」如今的陈亚兰明白,这个发源於宜兰的传统剧种不仅是台湾特有的文化资产,也是她的人生、她的宇宙。

在讨论陈亚兰时,要先谈她师父杨丽花。

杨丽花对歌仔戏的推广前无古人,像是普罗米修斯把火带进人类的世界般。六〇年代末的台湾,电视画面还不是彩色的,杨丽花承接在廖琼枝、何凤珠之後,成了史上第三位在电视上演出歌仔戏的艺人。1971年,无线电视从黑白变成彩色的时刻,罗伯特.皮特曼(Robert Pittman,MTV创办人)还没想到要靠电视吸引年轻人听流行音乐,杨丽花就开启了「电视歌仔戏」的浪潮。

这股浪潮到了八〇年代大放异彩。1984年,歌仔戏名团明华园首次在电视演出,因为人手不足,从而向其他剧团调度演员。如今的明华园台柱孙翠凤回忆道,当年自己还在学奴婢、奴才的阶段,而一位从艺月园调借来、年纪稍小的演员——陈亚兰(当时艺名为陈美如)却已经能够在他们剧团客串小生了,扮相更令同侪与前辈感到惊艳,孙翠凤说:「我就在旁边欣赏她的演出,觉得亚兰演的小生,真好看。高度够、尪仔头(ang-á-thâu)又美。这个小生,以後一定会出头。」

这是陈亚兰的电视初登台,在《父子情深》里演出宋仁宗。虽然只是短短的客串,但不只连孙翠凤都为其印象深刻,还吸引到一代宗师杨丽花的目光。因为这场戏,杨丽花一通电话找到陈亚兰家,希望将这位女孩收入麾下为徒。

加入杨丽花门下时,师父就告诫20岁的陈亚兰——演小生,要练到40岁才稳定。听闻师父的这番话,双十芳华的少女此刻心底想的是:「照阿姨这样讲,那岂不是还要练20年,演戏有这麽难吗?」

这对师徒从不以师徒相称,陈亚兰称杨丽花「阿姨」;杨丽花则用自己最欣赏的法国演员亚兰.德伦(Alain Delon)为徒儿取艺名。

陈亚兰的小生扮相超越性别与年龄的隔阂与限制。(图片/《嘉庆君游台湾》提供)

虽然才20岁,但当时的陈亚兰已是业界小有名气的小生。照陈亚兰的说法,自己还在妈妈肚里时就在听歌仔戏了,父亲陈斑昌为高雄歌仔戏团宝银社(艺月园)团长,曾任台湾省地方戏剧协进会理事长;母亲吴水月则为剧团演员,净角出身的她以演出关公为名,是台湾最有名的女关公,有「关公月」美名。

有着这样的家族背景,歌仔戏对陈亚兰来说像是避无可避的宿命。国中毕业後,陈亚兰被要求加入家族剧团,原本志向是美容业的她,一开始百般不愿,但在家中蹲了半年龙套,发现到父母亲经营剧团的辛苦。某次剧团当家小生罢工,陈亚兰二话不说随即顶替,展现极高的歌仔戏与演艺天份。

陈亚兰说,古早父母不太会教小孩学艺,艺月园时期,自己就是有样学样,但她从母亲身上看见演戏深厚的基本功,陈母演过各种行当(戏曲的角色设定),但自己真正爱上歌仔戏的瞬间,则是在加入杨丽花歌仔戏团後,从阿姨身上领悟到歌仔戏精髓之时。

歌仔戏的鋩角就是其迷人之处

1993年,杨丽花主演《顺治与康熙》(一人分饰顺治与康熙),某天某场在後宫的戏,杨丽花与女旦上演调情的浪漫戏码,那一年,杨丽花49岁,28岁的陈亚兰看着自己的师父表演,心中像是开启了某个宇宙,第一次体会到歌仔戏的艺术感。

她想起师父那句叮咛:演小生,要练到40岁才稳定。「以前常听人家说『茅塞顿开』,我是看到阿姨演歌仔戏才体会到这四个字的意义,光是表现风流倜傥,她的眼神与诠释就比男人还男人。」陈亚兰道。

使用本嗓演唱是台湾歌仔戏的重要特色之一,这表示演员的身段与唱腔都强调个人化特性,陈亚兰说,在歌仔戏的宇宙里,演戏不只要演出一个角色的内外,从身段、唱腔、讲话的方式、用字遣词等,都要有钜细靡遗的表现与诠释,「歌仔戏有太多鋩鋩角角 (mê-mê kak-kak)要顾。」那是一个演员可以跨越年龄与性别的限制,纯粹用艺术对话的世界。

自认书读不多,陈亚兰的人生观都是从歌仔戏所提倡的忠孝节义中所体悟。(图片/《嘉庆君游台湾》提供)

作为歌仔戏出身的演员,陈亚兰演艺生涯的多元跨域可说是台湾艺界的史无前例,她跨足时装剧,出过的唱片入围金曲奖肯定,也在主持领域大放光芒,与她搭档过的秀场天王猪哥亮、彭恰恰等资深大前辈,都称陈亚兰是「天才」,彭恰恰曾说,陈亚兰主持节奏极好,尤其「适度笑场」的带动笑时机,没有多少人能够比肩。

「我其实就是抱持一颗学习的心。」陈亚兰说,自己书读不多,所以面对新的事物都会感到很惊喜,「我也相信,人家会找我去,一定知道怎麽帮助我,我常常跟他们说:『这些我真的不懂,但你们就尽管告诉我我该怎麽做。』」

陈亚兰分享道,这麽多年来,阿姨常提醒她:我们可以羡慕别人的成就,那会驱使我们进步,但绝对不能存有嫉妒的心。她跟着杨丽花学演戏、观人生,「阿姨她书也读不多,但是你看她诠释过多少文学角色,我们常说看歌仔戏的小孩不会变坏,因为歌仔戏讲的,都是在劝人为善、饮水思源这些关於忠孝节义的道理。我书读得不多(这是陈亚兰在访问中讲过最多次的一句话),我的人生观都是从歌仔戏里学来的。」

歌仔戏即我,我即歌仔戏

2011年,陈亚兰成立「陈亚兰歌仔戏团」,也成立歌仔戏图书馆、从事俚俗语书籍的出版与整理,保存文化脉络。除了演戏,也开始身兼制作人等多重身份,当戏的规格与要求越做越细,陈亚兰也决定在各种领域精进自我,2017年,她考上台湾师范大学「国际时尚高阶管理硕士在职专班」(毕业後获得师大「杰出学生奖」的陈亚兰是师大首位EMBA身份的杰出学生),为的就是希望能将更摩登的时尚美学融入歌仔戏。今年广受好评的《嘉庆君游台湾》邀请故宫博物院前院长冯明珠担任文化顾问,与金漫奖新人得主小峱峱合作,让歌仔戏加入漫画元素。

传承并持续发掘歌仔戏的更多可能性,是陈亚兰当前认为最重要、也是必须要做的事。嘉庆君身上的「长春花蓝」戏袍,是她刻意选用的2022年Pantone年度代表色,让歌仔戏美术与当代潮流接轨。(图片/《嘉庆君游台湾》提供)

陈亚兰觉得,义大利的歌剧、美国的百老汇、日本的能剧与宝塚、印度有宝莱坞⋯⋯每个国家地区都对他们本土孕育出的戏剧文化非常重视,「歌仔戏是我们台湾土生土长的独有文化,当我在演出歌仔戏时,我知道我不能只是个演员,我不希望有一天台湾人只能从纪录片或历史影像里知道歌仔戏的样子。」她说,关於歌仔戏的传承,创新元素的纳入是必要的,比方说科技的应用、新颖元素的融合或跨界,但是一些很基础的事物是绝对不能被移除更改,例如行当的身段、唱腔等,这些攸关台湾歌仔戏的基本内涵,绝对不能被误用。

《嘉庆君游台湾》的主题曲〈嘉庆君〉由金曲歌后曹雅雯谱曲、演唱,体现五声音阶的荡气回肠,歌曲开头的定场诗口白也由陈亚兰亲自演绎,这首歌,表面上写的是主角嘉庆君,但金曲词人武雄也巧妙地将陈亚兰写进歌词里,一句「看世事如云/离合悲欢/谨记人情义理」道尽这位演员的人生哲学。金钟评审团主委陈慧玲称赞陈亚兰在《嘉庆君游台湾》中的演出:「虽然演少年,但有说服力,唱腔、身段、声线都是少年,她从年轻一路演过来,也代表传统戏曲的传承。」

拿下金钟最佳男主角的陈亚兰,等於透过演技让大众跨越了生理性别想像的桥梁,对此,陈亚兰由衷感激,她希望因为自己的演出,让更多人看见歌仔戏的美好,「其实,当初做这出戏,我本来有点想放弃了,但是收视率与回馈都很好,又很幸运入围金钟奖,让更多人发现,我觉得我又有动力继续拍了。」陈亚兰笑说,「而且阿姨到现在还会挑我的毛病,我知道我在她面前我没有合格的一天。」

即便已越过那个练小生求稳的阶段,但陈亚兰知道,只要是关於歌仔戏的事,她终其一生都练不完。小生,指的是戏剧里的青年男子,在歌仔戏领域里常为男一担当,「生」字意为生疏,是故意取反义,意指生角的演技与身段必须老练娴熟、唱作俱佳。陈亚兰深知这个「生」字的个中道理:要永远提醒自己的生疏与不足、虚怀若谷。歌仔戏构筑了陈亚兰的世界观,这个宇宙仍在持续扩张,她不只是演员、更像领航员,歌仔戏的传承没有终点,只会不断前往更好的地方。

|延伸阅读|

  • 苏硕斌谈文协百年(一):文协的启蒙精神,像极了「情书」
  • 1932 台湾流行音乐创生元年:灿烂表象下的翻腾时代

➤ 订阅实体杂志请按此
➤ 单期购买请洽全国各大实体、网路书店

VERSE 深度探讨当代文化趋势,并提供关於音乐、阅读、电影、饮食的文化观点,对於当下发生事物提出系统性的诠释与回应。

文字/郭璈 图片/《嘉庆君游台湾》提供 编辑/郭璈 核稿/郭振宇、郭璈文字/郭璈 图片/《嘉庆君游台湾》提供 编辑/郭璈 核稿/郭振宇、郭璈文字/郭璈 图片/《嘉庆君游台湾》提供 编辑/郭璈 核稿/郭振宇、郭璈

Related Posts

0 0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